天山網訊(通訊員劉植紅攝影報道)待甫僧一年四季都變幻著醉人的風景。從春的翠綠到夏的火紅再到秋的金黃冬的潔白,待甫僧,像一個青春美少女,披七彩倪裳,將我們帶入一個流光溢彩的絢麗世界。
  漫步待甫僧,明亮的黃是她的主色調。落葉松、花楸樹、白樺林,無不都在秋天的艷陽里放射著金燦燦的光芒。走過天山雲杉自然形成的“一線天”,步入花楸葉鋪就的“相思小道”,遁入白樺樹相攜的“民族團結林”,那暖融融的黃色層層暈染開來,由淺入深,再由深復淺,米黃、鵝黃、金黃、橙黃、黃紅、黃褐、黃綠,色階是那麼的豐富生動。每片葉子顏色都不盡相同,卻都搖曳著相同的熱情。流連林間,有清風拂面,有水氣滋潤,有鳥叫悅耳,有松香沁心。藍天高遠,灑滿陽光,那麼寬廣,那麼明朗、那麼溫暖。樹在其中,生命得以璀璨,人在其中,心靈得以釋然。
  高大的落葉松佇立小路兩旁,小路上鋪滿松針,細細密密地被秋陽鍍了一層金光。陽光、樹影,在這金色的小路上勾勒出條條粗細均勻的線條,沿慢坡的小路一路鋪設延伸下來,形成一級級天然的臺階。拾階而上,舒緩而浪漫。蒼翠的雲杉與橙黃的落葉鬆緊緊相連,春綠秋黃只隔一線。
  那些已經枯萎的千里光、柳蘭,以另一種美裝點著待甫僧。高高的紅褐色莖稈,依然挺直在瑟瑟秋風裡,那潔白的毛茸茸的種子一團團,一簇簇,輕如絮,白如雪。逆光中,蠶絲般晶亮通透。草叢裡,枝椏間,小路上,到處都是它們的身影。它們在半空飄飛,像個精靈,追逐著風,與金黃的落葉齊舞。旋轉、升空,然後悠悠然落下。這是季節歡快的舞,是大自然絢麗的舞,更是生命執著的舞。
  一片葉子落在我的肩上,像母親的手將我輕撫,隨手撿起,透過秋日午後的陽光,生命的脈絡清晰可見,一絲一縷依然泛綠。落葉遍地,讓人不禁想舒展身子,大地當床,藍天當被,那該是怎樣的輕鬆愜意。幽深的林間小路曲曲彎彎將我牽引,花楸樹下那張寧靜的長凳,聞訊我的到來,早已鋪好厚厚的黃葉等待我的小憩。沒有一絲猶豫,把自己舒展展地擺在長凳上,樹葉歡快的沙沙聲即刻從我的後背穿過,直抵內心深處最柔軟的那部分。鳥兒在枝葉間穿梭,它們嬉鬧的啁啾和著搶食果實的爭鳴,連同花楸果墜地的“啪嗒”聲,匯成林間小曲,悠揚婉轉,迴旋天空。從枝枝葉葉的縫隙中窺視天空,天空被翻飛的秋葉打碎,碎成一塊塊藍色的玻璃。慵懶的雲朵一動不動,就像是被釘在天上。真想伸手扯下一片,蓋在身上,一定輕柔又溫暖。閉上眼睛,伸出雙臂,攤開掌心,接住花楸果的剎那,就像禾苗接住陽光雨露般歡欣。花楸果雖已不再飽滿,卻依然渾身通紅,伶俐可人。
  系滿紅色絲帶的許願樹點亮了待甫僧的秋天。健康樹、平安樹、如意樹、吉祥樹,樹樹花開,金黃枝葉間,火紅的絲帶隨風輕揚,如燃燒的火苗,與頭頂的藍天白雲、腳下的綠草黃葉匯成一片色彩斑斕的海洋。
  雪佛聖潔,天空湛藍,雲朵潔白,雲杉蒼翠,白樺金黃,楓葉火紅,在待甫僧層林盡染的秋意綿綿里,那些靜默的佛山石,也都染上了絢爛的色彩。它們從將軍谷里走來,洗盡歷史的塵艾在大佛山的禪意梵音里,修煉成仙風道骨。靜立佛山石前,一遍遍地品味著上面的文字,這些文字早已融進了周圍的景緻里。“日月同輝大佛山,人間美景生態園。昔日王侯逍遙地,而今百姓也神仙”,“一綠一黃葉滿地,一枝一干氣衝天”,“玉立亭亭清天地,香風微微凈凡心”,“誰說紅豆生南國,天山花楸也相思”......一首首佛山石上的詩文,或磅礴大氣,振奮精神;或清雅朴素,感悟靈魂;或唯美浪漫,愉悅身心。在這無邊的寧靜里,獨享開闊的境界、從容的堅定。
  聽慣了城市喧囂的噪聲,我們的內心需要這樣的寂靜,我們的靈魂需要這樣的熏陶,我們的耳朵需要樹葉落下的聲音。雲杉投下莊嚴的影子,在白樺樹清澈的凝眸里,大自然是多麼的公平。只要你抬起頭看,那雲杉的綠就屬於你,那天空的藍就屬於你,沉醉在待甫僧的秋天裡,這油畫一樣的秋色也就真真切切屬於你了。
  “樹樹皆秋色,山山唯落暉。”天已暮,一枝一干的秋葉鋪成一樹一地的金黃,仿佛流淌的河,靜靜地朝著晚霞流去......  (原標題:新疆烏蘇待甫僧的秋天流光溢彩)
創作者介紹

香港回歸

ul84uldwg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